行业新闻
叶祖达:低碳生态城市规划面对的实施挑战
日期:2011-12-13

   11月25日,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深圳市光明新区管委会、深圳市人居和环境委员会承办,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深圳市环境科学学会协办的《光明论坛:从理论到实践--低碳生态城市的光明之路》在深圳举行。

  下面是ARUP中国工程咨询公司规划及发展总监叶祖达的演讲。

  叶祖达:各位朋友、各位专家,还有我的老师王老师,今天很高兴在这个场所跟各位交流一下我在低碳城市规划方面的经验。由于时间比较紧张,只有20分钟,我不可能把这么大的题目讲得比较完整,因为低碳城市规划在我们国家面对的挑战和应对有很多问题,我在其他研讨会里都讲过很多方面的必须要处理的问题。今天我是选择性地讲两个我觉得我最近在做一些项目、做研究的时候面对的挑战和必须要针对这些问题做进一步探讨的。

  主要是两方面:第一,很多人在过去特别是地方领导讲低碳园区,刚才王老师已经讲过了。所谓低碳产业园区概念是什么,有些误区,因为我接触很多领导,他们说叶先生,我们需要做一个低碳产业园区,他说到最后里面基本概念都没探讨过,我没有把握这些答案,但是里面有一些探索。如何从中带出我们的低碳经济、低碳产业园区跟我们空间的关系,后面的产业发展的理念应该看什么。第二,我在其他论坛讲过,我一直都没停过做这方面的研究,就是我们的低碳城市到底经济成本跟效益有多大。到底我们的政策,我们要求的这些指标到最后代表了多少的经济成本和效益。

  这两个题目,一个是有关产业在空间的体现,一个是有关政策的经济成本。老实说,我觉得我们国家里面现在很多搞城市规划的人都不关注的,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核心的,因为我们必须跳出我们现在单单看空间这个思维来了解我们所建立的规划或者政策,第一有没有达到经济基本的原则,它是可持续的。第二它的成本和效益在哪里。所以我今天主要讲这两方面。

  第一是城市应对气候变化,今天我们在这里听这个分论坛,都知道气候变化这个概念,我就不讲了,主要是碳排放量以及能源使用,过去两百年使用大量的化石燃料,使温室气体排放容量提高,极端的气候,等等。这些国家和地方研究很多政策文件都讲得跟清晰,今天就不说了。

  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从国际上面的谈判落到国家层面的政策,现在很快已经在地方层面实施,所以我们跑不了了,几年前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的,现在跑不了,因为指标已经下来,我们"十二五"里面有具体的指标。从宏观的指标,降低我们碳排放量的强度,到我们城市化的速度,是我们城市规划的基本核心。

  我在这里总结一点,在大概两周之前,国务院已经通过了"十二五"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具体来做什么来达到我们这五年的目标,其中有四个大点,除了有指标以外,一是要综合运用多种控制措施,产业转型包括碳排放的交易市场,等等。第二是刚才顾老师谈过的温室气体排放清单的编辑。第三是必须要在社会里面推动人的生活行为,这个刚才王老师也讲了很多。第四是国际和作,这四个是我们"十二五"里面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的四个重点。

  在这个大的框架下面,我总结了过去两三年的案例和我的研究,我只讲两方面我们觉得比较少人关注的问题,但我觉得是重要的。第一就是低碳城市建设和创新产业的机遇,特别是在去年我们做项目,特别是一些传统的经济发展比较发达的地区,有些地方的园区或者领导说我们必须要规划一个低碳园区和低碳产业园区,但是他们对于低碳产业园区的概念实际上是很模糊的,所以我在这里提出我的几个感受:一是我觉得我们搞城市规划,空间只是一个载体,最主要是这个空间有效地推动经济发展、有效推动环境保护、有效推动宜居环境的建立。其中一个离不开的也是我们比较少关注的就是低碳经济,它本身是经济发展模式,所以我们必须从经济的概念来看低碳城市。所谓低碳经济的模式,整个社会是一个新的增长点,我们通过改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我们会达到一个境界,低碳不是负面的东西,不是一说低碳就是拿钱来补贴,它是希望通过转型提高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益和经济价值,以前我们不谈低碳经济的时候、不谈低碳城市建设的时候根本不会出现一些产业现在出现了,包括新能源汽车、工业节能,包括可再生能源的设备和管理,包括森林碳汇等等都是新的东西,如果没有低碳这个大的宏观的要求,这些产业是没有发展空间的。所以我们是通过低碳城市的建设来提供给我们城市整个国家和我们城市新的经济增长,这是我们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第二是必须弄清楚城市规划建设到底会有些什么新的产业会大力地投在绿色建筑,我们做新能源的小汽车等等,你带动出来了,实际上是有一个很大的系统,我们可以看到从改变常规能源,到电力基础设施到可再生能源,到绿色社区,清洁交通、清洁工业、清洁水使用技术等等,每个后面都有一系列产业链来推动我们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必须要有系统地研究如何推动它们,这方面的研究老实说在国外不是很完整,我个人做研究比较多的是英国和欧洲,到底我们推动低碳经济、低碳城市它后面带动的经济效益有多大,这是比较重要的。

  但这个还不是所谓低碳经济产业的一部分,它只是说由于我们走低碳的道路,所以我们有新的一些产业出来帮助我们减低碳排放量或者控制我们的温室气体。其实另外一大块跟低碳产业有关的,跟这些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是我们如果通过政策或者经济手段,来推动传统的产业改变他们的生产方式,所以这一大块的产业本身不是可再生能源,但是通过改变生活方式产生出新的发展方向。这两大块就是我们所谓低碳近来最关键的两个领域。

  如果我们做一个低碳经济产业园区,我们必须要了解刚才说的我们到底面对的是什么产业,我们这个地区里面有没有条件发展这些产业,哪些产业在这个地区里面有它的条件和优势可以发展,这个我就不讲了,这个王老师做个大量的研究,我们看她的数据就知道,我是她的学生,但是我讲的必须要重新看五个系统,所有的空间是要有这五个系统才可以产生出创意产业出来。第一是要有生产系统,低碳经济不一定都是服务,有可能是生产系统。第二是研发系统,第三是服务系统推动研发的产业链增长,第四是生活系统,还有就是整个管理体系。

  在这个里面,我们就可以看到,从低碳经济增长的路径里面,如果我们要推动一个产业园区以低碳作为产业的发展路径,我们必须在空间里面配套从生产到研发,到服务、到生活,还有政府的整个管理体系都不可缺少,它是互动大众来推动我们企业跟消费者新的需求或者创新的产业、创新的理论出来,我们才可以有增长的价值。这是很多我们的地方领导做园区不想的,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空间、只是一个指标、只是一个土地利用表,但是我们看到系统里面如果要真正产生经济效益,要通过我们生产、研发、服务、生活跟政策管理几个体系融在一个园区里面,或者融在这个园区和它周边的关系,我们才可能有可持续的动力。

  我们最近在昆山阳澄湖做了类似的项目,本来阳澄湖这个项目没有想那么多,他基本上就是一个空间规划,可以用来做土地开发,我就说这不是你要的东西,领导先生,你首先要了解你后面的经济产业的动力在哪里,你才可以做一个成功的园区。当时我们在这个空间上面通过调研,把它生产的、科技的等等的系统都分析在整个产业链,做多少的活动,做多少的空间,它们之间的空间关系怎么样的,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理论和创新。通过这个我们可以把它变成空间,在空间里面就会讲很多有关所有这些不同的功能在空间的布局,现在有的我们怎么把它保护,它没有的就弄进来,产生互动的发展。

  同时在空间设计、城市设计方面我们也提出一个概念,就是传统的,特别是苏南地区的很多园区,传统的园区是没有创新的,不是说你用传统的大马路、大地块就可以做创新,根本就是反创新,所以我们当时做了分析,苏南地带包括我们国家很多园区没有想到创新的源头从哪里来,从空间来讲创新的源头很简单的,就像今天一样人跟人的交流人跟人的交流越频密,创新的机会就越高。所以我的空间就有依据了。空间推动创新,它必须要把不同的土地利用形态、功能重复、再重复,很多界面,还有地块里面的空间是专门推动人与人的交流的。我参加很多园区有很多公共空间,有些园区告诉你我这个园区的绿地率很高,30、40%,从数据来讲很好,但这些绿地没人用,没有达到目的,所以从商业的形态、从建筑本身的设计和我们建筑之间的公共空间都必须要提供一个人与人交流的空间,很多空间是非正式的,不是我们开研讨会才可以交流。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就会想到底我们现在所谓的科技园区有没有创新的空间呢,很多时候都没有。所以我们强调鼓励人交流,必须要有互动,有很多空间可以供人使用的,不是看的,我们园区很多绿地是看的。还有节是必须通过商业和公共设施的大量的提高人在工作之余或者午饭时间交流,很多成功的创意都是交流来的。

  所以我们在很多新的园区里面就推动我们创意产业和低碳产业,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两个问题,第一是你的产业里面的内容跟里面的系统如何配合,它不是单一的;第二是必须要推动创意空间,这个空间在园区里面到底最后的设计是怎么样。所以不是一个土地利用平衡表,不是一个平面的土地利用图,这只是一个空间载体,里面人怎么交流,是什么产业,产业之间如何通过研发和生产的互动,这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必须从低碳城市建设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如何帮助我们整个国家、整个城市来推动这方面产业发展。

  我们当时在做的时候很多是依靠公共交通和空间的改变,这个我就不讲了。目前我很开心,希望我们在土地一级二级开发的时候有明确可操作的依据,在我们土地利用的规划的调整里面很明确写清楚每块地需要达到的低碳目的是多少,通过能源的控制等等,现在很多开始的园区反映都开始走这个方向了,这是个好消息。坏消息是什么呢?是这方面很多好人还没做经济分析,所以我就讲多一句,我们最近在石家庄正定新区做了规划,这个规划主要是100评理的总规,然后在里面其中一部分做一个控规,从控规里面引进一些指标,我们知道能源、水资源指标,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这个控规后面的经济分析,我建议必须要按照所有这些控规指标做一个经济成本跟效益的分析,我们才可以知道,在这个控规我们要求开发商做多少的水资源回用,用多少的可再生能源。等等,在一级开发商、二级开发商、消费者和政府四个经济主体,本身每一块付出了多少、得到了什么,做一个很清晰的分析。为什么这样做?今天早上仇部长说有些地方政府说我给你容积率的补贴,我觉得这是挺新的概念,你三星3%,你二星2%,你一星1%。这个容积率的补贴是有成本,也有利益的,这个利益用得到不到位,你必须知道你要求他做什么。所以这个分析是帮助我们定的你的控规指标如何落实,你的成本在哪里,来帮助政府定这些补贴。所以我觉得下一步必须要把这些补贴机制建立起来了,必须要在控规层面做很全面的成本效益分析。

  总结,两句:第一,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我们这个空间的载体,推动我们经济发展,我们必须要客观去看我们的载体在什么,里面的布局怎么样才有效。第二,我们要控,要推动低碳城市,我们要补贴它,政策的经济效益刚刚好,才能满足到我们最主要的目的,社会的经济资源效率用得最好。谢谢!

(CABR绿色建筑与生态城研究中心:专业绿色建筑咨询、顾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新闻中心 隐私权申明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沪ICP备13014354号-3